第三方支付行业进入分项赛道 C端固化B端门槛渐高

来源:东方资讯??? 阅读次数:???2019-01-30 14:37:00???

现如今移动支付在人们的日常消费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大部分年轻人都在过着无现金生活,第三方支付行业在科技和模式方面的创新在背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与此同步的是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的迅猛发展。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第三方支付机构累计发生的交易规模从9万亿元增加到143万亿元,2018年再创新高,这意味着近6年时间,第三方支付交易规模增长了十几倍,交易规模的高速增长背后,除了政策的推动、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第三方支付的领先企业通过设备的创新升级,并依靠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驱动行业快速壮大并不断分化。

随着移动支付迅猛发展,行业监管愈发规范,如今的第三方支付行业,各个细分领域的分化越来越明显,格局也越来越清晰。面向消费者的账户端绝大部分由支付宝、微信支付两家巨头把持,面向商户的收款端则成为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在新形势下争夺的战场,而其中以拉卡拉为代表的头部企业的优势也已经显现出来。

赛道分化各显其能

2018年12月,易观对外发布《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3季度)》,凭借用户规模和支付场景的不断提高,支付宝、微信继续占据市场绝对份额,共计达到92.53%。截至目前,微信的用户已经突破了10亿,而支付宝的用户也是达到了9亿之多,可以说在个人移动支付方面,微信和支付宝已经成为行业内的巨无霸,消费者账户端支付市场(即C端市场)也几乎被这两家分割殆尽,从前出门身上不带点现金总是觉得不踏实,现在出门可以不带现金,但是不得不带手机。现在的手机不只是信息设备,也是人们的“钱包”。

虽然C端市场的格局已经基本落定,但是线下广大的商户收款端市场(即B端市场),仍是一片充满机会的领域。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领域的竞争虽然不太为普通消费者所知,但已经出现了默默耕耘多年的领先者,优势渐显,比如曾经以便民支付广为人知的拉卡拉。

和支付宝、财付通一样,拉卡拉于2011年首批获得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可以经营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预付卡业务等。随即拉卡拉就将自己的主营业务聚焦在了B端收单市场,陆续推出各类POS机和收款终端迅速在收单市场发展壮大,并在近几年,抓住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以及扫码支付迅速普及的趋势,推出智能POS、收款宝盒、全能收款码等新一代终端收款设备。并持续挖掘不同商户在经营过程中的场景化服务需求,通过“拉卡拉云平台”和“商户大数据”不断探索场景支付有关的新业务,为商户智慧经营赋能。此前备受瞩目的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其整合扫码、刷卡等多种支付方式的收款服务就是由拉卡拉智能POS解决的。

据易观智库数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拉卡拉受理端交易规模和终端规模已处于领先地位,第三方支付公司终端扫码受理笔数和智能支付终端投放量均属行业第一,银行卡收单交易规模也取得了行业第二的骄人成绩。截至目前,拉卡拉已累积服务商户1,500万,覆盖地级以上城市近400个,其受理端产品类别已全面覆盖餐饮、零售、保险、旅游等各类细分收单场景。

监管趋严领先者门槛已高

在支付市场快速扩张的同时难免泥沙俱下,因此近年来央行对支付市场展开了持续纠偏与整顿,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第七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明确表态,支付领域的严监管将是常态化。这种背景下,伴随着日渐白热化的行业竞争,第三方支付行业未来的格局和发展空间已经越来越清晰,在技术创新之外,对于业务底线的坚守,对于风险的警惕和把控是实现企业长远发展的另一支柱。

拉卡拉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当前强监管的态势下,这对整个行业和用户来说都是件好事。对于服务提供商而言,永远是监管越到位、竞争越充分,其服务及质量就越优化,最终共同促进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拉卡拉其自主研发的立足移动支付的新一代“天眼”智能风控系统以及大数据平台,使得实现了实时、准实时和批量三层时效覆盖,能够做到对高风险交易的及时响应,在坚守风控底线的基础上,支持和服务于市场及业务发展,保障客户资金安全、信息安全和支付体验。

对于第三方支付企业来说,如果想要得到长久发展,就必须要回归到支付业务本身,即解决用户的需求问题,保证支付安全高效进行,借助技术手段提升用户体验与保障支付安全,此外,只有加速线下支付场景布局,构建围绕自身的支付生态体系,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优势。而在分析人士看来,无论在账户端还是在收款端,第三方支付行业护城河已筑,领先者已经具备了足够的优势,稳定的市场格局正在形成。

第一,人类社会的商品化程度大大加深了,以前不属于商品化的活动也变成了商业化的活动。例如,家庭内部的一些活动,子女、亲朋之间的互助活动被商业化了,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依靠商业外包来完成叫餐、家政、看护的服务。这些创新把未被利用的社会家庭资源转化为商业化活动和经济资源,大幅提升社会经济总量和财富总量。现在我们可以想一想哪些活动还没有商业化,起草一个商业计划书,通过支付的创新把它变成一种商业交易活动,中国的GDP再涨一两个百分点,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这就是科技创新的力量。

第二,我们以前的商品交换由于支付手段比较落后,大体都是产权交换,历史上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在,我们通过支付创新,可以准确衡量每一个个体使用这些资源和物品的准确时间和准确费用,并且可以进行非常精准的小额支付。商品交换已经从一个产权交换过程慢慢转变为使用权交换的过程,共享经济应势崛起。我们现在共享的很多都是耐用消费品,比如单车、汽车,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生产设备可以共享,碎片化经营租赁将会成为时尚。我们现在房子都是买产权或者固定租住,但未来随着支付创新,我们拥有的也许不是对一幢具体房屋的产权,而是我们在全球各地居住某一类型房屋的权属证明,即商务房产使用权。这些支付创新的变化将会对人类经济活动和生活方式带来巨大影响,这也是我们将会遇见的未来。

第三,支付效率提升导致社会商业分工进一步细化了。我估计大家都有这样的体验:很多小吃店的餐桌上都有支付二维码,大家扫一扫之后,可以在手机上完成点餐和买单。以前这样的夫妻店,老板娘需要当会计,需要记账,现在都不再需要了。这样一种模式发展对顾客是有利的,也给老板娘带来便捷,但最得利的其实是后台数据的公司平台。在将来,这些小吃店和服装店会渐渐演变成后台大数据公司的获客渠道和服务前台,而后台的会计财务服务和数据管理越来越集中化,成为社会小微商业机构的集中信息后台,从而在经济体系中占有绝对的垄断力。

第四,支付数据正在成为客户信息和行为画像最主要的数据来源。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人都是“透明人”,网络对一个人的了解可能会超越人自身的理解。我们每个人不可能记得十几年前住过的所有酒店,点过的所有饮食,但网络对这些记录可以完整地记录和分析,会变得“比你还懂你”。支付数据的采集分析一方面会降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性,提升资源的分配效率,另一方面也对个人隐私保护、防止数据滥用提出了严峻挑战。

在守住风险底线基础上鼓励创新

人类金融的历史表明,每一次金融创新不会消除风险,甚至没有减少风险,反而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风险。在移动支付时代,金融支付的核心风险一点都没少,潜在的破坏力更大。

第一个就是交易对手风险。在古老的易货贸易中,交易对手是个人,这个人讲不讲诚信是关键。有了国家的金银币之后,交易对手就变成了国王,国王很多是不讲诚信的,像古希腊时期的着名暴君,就出现过把希腊的银币1德拉克马收进来,盖上2德拉克马再还回去的荒谬案例。现代金融交易中,人们的交易对手变成了中央银行。有的国家中央银行很守信用,有的不讲信用大量增发货币,引发了恶性通货膨胀。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多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进来,蕴藏了大量的道德风险。和中央银行相比,这些机构可能会破产,可能会跑路,交易对手风险更大。

第二个核心风险是操作风险。以前操作风险更多地体现在伪造金银和强盗的抢劫,历史上镖局就是防范金融操作风险的一种组织创新,所以我们在山西平遥看到镖局总跟票号挨在一起。现在操作风险则更多体现在黑客攻击、系统中断,这方面中国还没有经受过真正严重的考验,但在未来我们无法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当数据成为核心经济资源之后,支付过程中数据泄露就成为新的风险,在这方面全球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法规和管理制度。

除了传统的金融支付风险之外,历史上还有很多非传统的社会风险。例如,在支付创新过程中,有些技术人员常常会忘了创新的目标而沉迷于技术创新的自娱自乐,不断地把支付的技术推向极致,但其实这种创新对经济本身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反而会带来社会资源的消耗,比如历史上炼金术、永动机的发明。所以,我们在衡量这些金融支付创新的时候,一定要紧紧围绕它是否提高了实体经济的效率,是否提升了社会福利水平来判断它的价值。

关于支付创新未来发展的几点预测

第一,移动支付会慢慢演进成聚合支付,再会演进成无感支付。移动支付正在迅速取代现金,成为商品支付的主要方式。下一步,超越银行账户和电子钱包的聚合支付将成为主导。在更远的未来,购买商品将不再需要手机和扫码设备,生物识别系统和智能商品交易系统将会自动记录和执行每一笔交易,支付成为真正“无感”的体验。

第二,电子货币向数字货币转变是大趋势。目前,电子货币只是简单的账户数量记录,而数字货币将会含有更丰富的信息。每一张货币诞生、交易、回收的生命过程都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完整记录,整个金融体系将会发生非常重大的变化,反洗钱变得非常容易,但同时也会对货币发行制度和货币政策理论将会带来新的挑战,需要我们不断地去适应它。

第三,全球在未来将会出现统一的货币。在未来是人民币崛起,还是美金继续主导,还是创立一个新的全球货币?这个议题虽然充满争议,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演进,货币统一的趋势是大势所趋。

最后,我认为中国在这一轮的支付竞争中具有巨大的机遇。现在我们有全球最大的市场、人口和交易数据。当数据成为核心经济资源之后,中国就会像沙特拥有石油一样,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核心经济资源。但是我们要牢记历史上的教训,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发行者,北宋有交子,元朝有“中统钞”,明朝有“大明宝钞”,但是由于我们的风险配套制度没有跟上,导致中国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后期反而被西方超越。这一轮金融支付创新,我们一定不能只在技术上单兵突破,一定要在管理制度、整个法律环境上配套发展,这样才能够行稳致远。金融创新兴于技术,成于制度,这个道理我们一定要铭记。

?

?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外资入华成空,WorldFirst撤回央行支付牌照申请
下一篇:校园场景成移动支付布局的香饽饽